家国志
让他们口述,让我试试吧
http://zhouhaibi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80年代我们心中的经典段子

2017-05-11 13:36:39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756 次 | 评论 0 条

在物质贫乏的80年代,逢年过节耳熟能详的是元旦晚会,春节晚会上那些个精彩的段子,对于相声界,80年代大量的名家涌入,每年的春晚无不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看春晚最期待的就是这些老一辈的艺术家给我们吹捧逗笑的那些相声,那些美好时光。




1、《吹牛》  表演: 马季 赵炎



马:我们自己深有这个体会,吹牛一害国家,二害集体,三害个人 

赵:没什么好处 

马:没有什么好处,现在还有人在继续吹牛 

赵:现在还有? 

马:有人吹牛啊,你说你有这么大能耐,前些日子那水灾你怎么不给吹下去 

赵:嗨嗨 

马:他吹不下去


马:我吹牛也就是祖传秘方 

赵:我把方的能吹圆喽 

马:我把短的能吹长喽 

赵:我把丑的能吹美喽 

马:我把死的能吹活喽


赵:我马季见您赵炎哪,退避三舍。 

马:我不行,我赵炎比不了你马季。呵呵 

赵:我马季哪比得了您赵炎哪。 

马:我赵炎差远了。 

赵:我马季差多了。 

马:我赵炎不是个东西。 

赵:我。。。 

马:我赵炎不是好人。 

赵:哎哎 

马:我不得好死,死了都得喂狗。 

赵:像话不像话。怎么说着说着骂上了。 

马:嘿嘿,吹嘛。嘿嘿。。。


赵:告诉你,我这人个高 

马:我高 

赵:我身高两米七八 

马:我身高四米六九 

赵:还有我高,我跟那国际大厦一边高 

马:我比国际大厦高三层 

赵:还是我高 

马:我高 

赵:飞机打我腰这飞 

马:卫星打我脚下子过 

赵:我高 

马:我高 

赵:我头顶蓝天,脚踩大地,没法再高了 

马:还是我高 

赵:怎么着? 

马:我上嘴唇挨着天,下嘴唇在地沟里面 

赵:这怎么讲啊? 

马:吹牛的人什么都不要啦,哈哈哈 

赵:没脸了。



2、《电梯奇遇》  表演:姜昆  唐杰忠



姜: 一进门,我就看见那铁笼子似的大电梯了,这边一个,那边一个,您说我上哪个?

唐: 嗐,你随便上吧!

姜: 倒霉就倒霉在这随便上啦!俗话说上去容易下来难,打上去以后我就没下来!

唐: 电梯不走? 

姜: 不走?快着哪!就听“咣当——哐!” 

唐: 怎么啦? 

姜: 这大铁栅栏门儿就算锁上啦!再听“嗖”一声,到5楼啦!

唐: 这么快? 

姜: 没法不快!您想,那铁砣什么分量,我什么分量,它拽我不跟玩儿似的?!

唐: 我怎么听着这么玄哪!

姜: 玄的还在后头哪!到了5楼,我刚要开门,就听“嗖——”

唐: 怎么样?

姜: 它又下来了。 

唐: 白上啦? 

姜:没白上。就听“嗖”它又上来了,“嗖”它又下来了,“嗖”,“嗖”——好家伙,没20分钟它“嗖”了我60多! 

唐: 那是电梯出故障啦,你快想办法呀!

姜: 什么办法都想啦!我在里头是又蹦又跳,又砸又敲,又蹬又挠……


姜:“这是个难题喽!对你个人来说,把你关在里面,这是一件坏事;可是对于全局来说,对于我们整个革命事业来说……也没有什么好处是吧?所以,这就是新大楼和老电梯新旧体制交换时期所产生的一种矛盾,目前你关在里边,暂时还不适应,对不对?” 

唐: 难受着哪! 

姜: “那要是经过一段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呢?” 

唐: 那就……更受不了啦! 

姜: “所以,你要加强学习,丰富自己,经常到群众当中走一走……” 

唐: 他走得出去吗? 

姜:“给一点儿鼓励嘛!我们的口号是:大干苦干100天,第一委度开门红……这个门好像开不开是吧?那我们的口号是:高高兴兴上班来,平平安安回家去……家也回不去了是吧?那我们的口号是……” 

唐: 别光喊口号啦,还是做点儿实事儿吧!现在是人关在里头啦!


姜:当时我也急了,我说:“你们都说什么呢?你们还解决不解决问题?有本事你们老关着我!你们别放我出去!出去我就给你们编相声!我挨个儿学你们!我给你们上全国各地说去!我……” 

唐: 王主任怎么说呀? 

姜:王主任也着急啦:“别,别,姜昆同志你别这样,咱还是人民内部矛盾嘛,干啥吵吵得全国都知道?影响多不好!谁说不给你解决了?解决问题依我说是两条儿,叫做上靠领导,下靠群众——像你这样搁中间关着的同志,属于上下够不着,四边靠不住,总而言之你是十三不靠!” 

唐: 打麻将呀! 

姜:“谁打麻将?上班时间打麻将我扣他奖金!救人工作这么紧张还打麻将,有点儿人道主义没有?走!科以上干部都跟我上六楼会议室,开会研究一下救人措施,都走都走——姜昆同志,我个人意见你就先不参加了啊?”


姜:“去,打盆热水,给他洗洗脸,瞧这一脸鸡蛋汤,多埋汰!花三毛钱让人看个干净的,不能糊弄群众!” 

唐: 我看就你糊弄! 

姜: 说着话,这群众就排着队,低着头从我眼前过,跟瞻仰遗容似的。 

唐: 干吗低着头呀? 

姜: 我在底下呢! 

唐: 对了,要不看不着。



3、《着急》 表演:姜昆  唐杰忠



姜:就住我们家旁边儿。这个姓纪,因为好着急,大家都叫他“老急”。

唐:他跟谁着急呀?

姜:跟谁都急,一天到晚没有不着急的时候,从睁开眼开始。

唐:那……早晨起来跟谁着急呢?

姜:坐在床边儿跟闹钟着急。


唐:等一会儿,你进了门儿,喘喘气儿,喝口开水就不着急了。

姜:我还得着急。

唐:那着什么急呀?

姜:着什么急?我们单位有开水喝吗?有开水喝吗?单位抠儿,打农村顾俩锅炉工,打这儿烧开水,一月给人七十块钱,这七十块钱烧得开水吗?你看我们锅炉那水呀?半开不开,阴阳水儿,茶都沏不开,茶叶都得浮头儿漂着,你看这水:一喝,满嘴大黑牙。扑,弄得你哪儿都是。

唐:你往哪儿吐啊?

姜:往哪吐?这水怎么喝呀?你说我着急哟。


唐:我看呢,你到国营商店买去吧。

姜:国营商店更让人着急呀?

唐:怎么?

姜:你排多长队,他不在乎。慢慢腾腾老那样。对不对?找钱一张张数,你抓一把给我不得了吗?

姜:嗐。国营商店那钱能随便抓给你吗?


姜:我都买来了,小卖部没了,人家街坊还着急哪。日久天长到我这儿占便宜来,“嘿嘿,纪师傅,我们家里吃饺子,您来碗儿醋怎么样?”“哎,小纪,今儿大爷弄点儿凉粉儿,来两瓶酱油。”你说他弄凉粉儿,他弄两瓶酱油?你说当施舍棚啦?我有这么大资本吗?

唐:你赶紧想办法吧?

姜:我说不行,我要先下手为强吧!反正小卖部已经关张啦,我开张。第二天转天我卖,我得把它卖光了。我呀,什么价儿买的,什么价儿卖,这样呢,好在赔不了多少。

唐:哎,这主意挺好。

姜:第二天早上,主意打定了,刚要卖呢,就听二大妈一嗓子,没把我给急晕过去!

唐:她又说什么?

姜:“好消息!由于季节不同,告诉你们:听说这副食品价格呀!”

唐:怎么样?

姜:“下调百分之三十。”

唐:嗐!



4、《我错了》


牛:他们都说我身为村长,不像个村长。

冯:他们都说我身为书记还真有个书记样!

牛:我一听说调查组的要来,我就知道我错了。

冯:我还没听说调查组的要来我就知道我不对了。

牛:我打心眼里内心深处知道我是犯了大错误了。

冯:我从灵魂深处知道我这个错误是不可饶恕的。

牛:我错就错在到现在我都没闹明白我究竟错哪儿了。

冯:我的错就错在,朋友们呀我比他还糊涂呢!


牛:但这说一千道一万呀!是我错了!

冯:这说一万道一千是我错了!

牛:我错就错在太骄傲。

冯:我错就错在我不谦虚。

牛:我竟然默认自己是改革开放的闯将。

冯:我还认可自己是中国农民的骄傲。


牛:咱就说姚明吧!在美国表现出色,报纸上连篇累牍,说他是我们的骄傲,我过去还以为是夸他,现在我明白了,骄傲这是批评他!

冯:没错,中国足球队才是好样的,20多年就是踢不赢日本,吧唧咱就缺心眼儿。

牛:所以我总结就应该在竞争中求失败。

冯:在经营中求赔本。

牛:在生活中求挨饿。

冯:在人格上求侮辱

牛:这就是谦虚的四大基本要素。

冯:朋友们呀!只要你按这四条去做,我保正在座的各位,你倒霉去吧!

牛冯:呵呵!我错了!



5、《小偷公司》 表演:牛群 冯巩


牛:我真是够了。为了偷这点东西,整天窝窝囔囔偷偷缩缩。颤颤惊惊,偷偷摸摸活得一点都不潇洒。我真是够了,我后悔我怎么当上小偷呢? 

冯:明白了就好。

牛:还不如拦路抢劫呢?真的, 拦路抢劫逮着就毙,省得这么活受罪。


冯:你们小偷公司还有领导干部?

牛:哎,你这话的:”火车跑得快,人凭车头带。干部带了头,小偷有劲头,小偷没领导,肯定偷不好,不是偷不了,就是跑不了。”

冯:那你们都有什么干部呀? 

牛:那干部多了,一个总经理,四十八个副经理。


冯:你们小偷公司也要作广告? 

牛:广告词儿都写好了。 

冯:什么词儿呀? 

牛:”朋友,你想迅速发财致富吗?请参加小偷公司,它可以使您一夜之间腰缠万贯。本公司的联系人… 

冯:谁呀?

牛:不宜外传。 

冯:电话号码? 

牛:暂时保密。 

冯:电报挂号? 

牛:无可奉告。 

冯:单位地址? 

牛: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作者版权所有,微说整理发布】

周海滨官方微信公号

 

每个人都可以有姿态地说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彭德怀为什么宁愿挨打也坚决不吃…      下一篇 >> 死得最窝囊日本中将:被中国马夫一…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周海滨

國政出身,時政財經媒體人,口述历史专栏作者,著有《家国光影——12位开国元勋后人讲述往事与现实》等。 邮箱:6144756@qq.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