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国志
让他们口述,让我试试吧
http://zhouhaibin.blog.ifeng.com
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

汉朝就有《人民的名义》贪官原型?

2017-05-05 11:14:46 编辑 删除

归档在 我的博文 | 浏览 1570 次 | 评论 0 条

在现实中,人们往往把“贪”和“官”联系起来,其根本原因在于当官者对“所欲之物”拥有支配权。从原始时期的部落首领,到封建时代王侯将相,乃至当今社会哪怕是一个很小的村干部,都有可能依靠手中的权力满足一己私利,可以凭借手中的权力中饱私囊,“为官不廉”的确是比较普遍的一种社会政治生态。


贪生于欲,对物质的不尽追求是人的本性,这是没有办法彻底灭绝的。社会财富、名誉、地位等,这些东西对人又有无尽的诱惑力,在一定程度上也是社会允许、提倡追求的。个人私欲膨胀,一旦拥有某种权力,且这种权力自由无度,不受监控,不受羁束,就像笼子之外的老虎,贪腐就必然产生了。


权力在笼子之外,这是很危险的。当今为什么出现那么多令人瞠目结舌的“小官大贪”,关键的因素正在于权力跑出了监管的笼子,太任性了。缺乏监督,即使尺寸之柄,也会被充分利用,实在应该引起我们的警醒与反思。



历史上就有这些官员类型?


 

东汉的皇权政治中有个颇不寻常的现象,从第四个皇帝汉和帝刘肇开始,都是年幼即位,大的不过十几岁,小的甚至几个月。汉殇帝刘隆即位时刚满月,在位八月即逝,据说是历史上年龄最小的皇帝。更为特殊的是,这些小皇帝大多不是皇后甚至也不是皇帝所生,这当然很好理解,年幼即位,而且在位时间不长,还没发育成熟,当然不会有亲生子嗣了。


这就带来一个奇特的政治生态,年幼的小皇帝即位,前代皇后升为皇太后临朝听政,皇帝无知,皇太后守寡无能,依靠谁呢?外戚。只能依靠皇太后的娘家人来帮助了。这些外戚干政,贪恋权力,在选择新的皇位继承人时,继续倾向于年幼无知者,这就造成了东汉中后期皇权政治的恶性生态。我们要讲的梁冀,就是东汉外戚中权倾朝野的代表。权倾朝野,“朝野”指的是“朝廷和民间”,因此也作“权倾中外”,“中外”指代“中央和地方”,与“朝野”意思一样,也就是指整个天下,所以也可称“权倾天下”,形容权势压倒了天下所有的人,能够让朝野侧目(眼睛不敢正视),当然权势极大了。


历史学家范晔总结梁冀执掌朝廷二十多年的时间内,无所不用其极,嚣张跋扈,欲壑难填,权倾朝野,百官只能交换眼色表示畏惧和不满,但谁也不敢违抗梁冀的命令,就连皇帝也只能恭敬地束手,国家政治都不能亲自定夺(在位二十余年,穷极满盛,威行内外,百僚侧目,莫敢违命,天子恭己而不得有所亲豫。《后汉书》卷三十四《梁冀传》)。梁冀权倾天下是怎么造成的呢?用几个成语来梳理一下。


鸢肩豺目   


梁冀的高祖梁统与窦宪的曾祖窦融都是东汉的开国功臣,协助过刘秀建立东汉政权。汉章帝的时候,两族均成为外戚。最初,窦氏家族地位显赫,在汉和帝的时候,以窦宪为首的窦氏家族被打压,梁氏家族从此开始抬头。梁冀的父亲叫梁商,汉顺帝的时候,梁商的女儿与妹妹被选入宫,女儿被立为皇后,妹妹为贵人。梁商也因此升为大将军,梁商死后,未及下葬,汉顺帝就任命梁冀接任大将军。父子两代先后以大将军身份执掌内朝。


按照范晔的记载,梁冀无论长相还是才能都无足称道:两肩耸立像老鹰,眼睛倒竖似豺狼,看人直勾勾的,毫无神采,说话含糊不清,也就勉强能写字记数(为人鸢肩豺目,洞精眄,口吟舌言,裁能书计。《后汉书》卷三十四《梁冀传》)。当然,长得丑也没什么问题,毕竟不是自己所能选择的,不过,就因为梁冀一生嚣张跋扈,使他这种长相固化为一种特定的意义了,梁冀为汉语成语做出了“贡献”。汉语中有个成语叫“鸢肩豺目”,用来形容人相貌凶恶,就来源于梁冀。就是这样一个其貌不扬、毫无才能的人,因为是皇 亲国戚,所以尽管恣意妄为,官职还步步高升。


随心所欲   


梁冀鸢肩豺目的凶狠,在河南尹任上就已经发挥得淋漓尽致了。永和元年(163),梁冀出任河南尹,此时的梁商已拜为大将军。父女在内,儿子在外,梁氏家族,炙手可热。梁冀的为人与其父相反,梁商做事谨慎,梁冀则为非作歹,无法无天,在任期间做了很多非法的事。他的父亲梁商有个亲密的朋友洛阳令吕放,跟梁商谈了梁冀做的很多坏事,梁商便因此责备梁冀。梁冀当然矢口否认,并怀恨在心,派人刺杀了吕放,又怕梁商知道,就嫁祸于人,把刺杀吕放的嫌疑,推到吕放的仇人身上,还请求让吕放的弟弟吕禹做洛阳令,要他去捕捉杀死吕放的仇人。结果把吕放仇家的宗族、亲戚、宾客一百多人都杀光了。这招太阴险了,草菅人命不说,别人还要感恩于他。这真是太随心所欲了。


随心所欲,意思是一切按照自己的心意去做,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个词最初并没有贬义,至少是个中性词。《论语·为政》中记载,孔子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孔子说,到七十岁的时候,才能锻炼到心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不会出现什么问题了。这似乎还有褒义的意味。不过,心里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没有什么约束,用作贬义的时候多一些。梁冀在河南尹任上的胡作非为,就是由他是皇亲国戚,权力任性,随心所欲所致。


专横跋扈   


汉顺帝死后,已经把持内朝的大将军梁冀,与升为太后的妹妹,联手立了一个贵人所生的两岁娃娃为帝,这就是汉冲帝。两岁的小娃娃,能干什么?兄妹俩,一个临朝听政,一个“运筹帷幄”,控制了东汉朝廷。不过汉冲帝也没什么福气,第二年就死了,顺帝这一脉绝嗣了。梁氏兄妹心存娃娃当皇帝自己就可以长时间地专权的念头(贪孩童以久其政。《后汉书》卷十《皇后纪》),在汉章帝一脉中找了一个年仅八岁的刘瓒,这就是汉质帝。没想到,汉质帝虽然年幼,却是幼年早慧,眼光很毒,看事情很准,但毕竟年幼,说话不知遮掩,童言无忌。


汉质帝知道梁冀胡作非为,嚣张跋扈,根本就没把皇族看在眼里,对梁冀的这种蛮横劲儿很看不惯。所以,一次上朝的时候,当着文武群臣的面,汉质帝盯着梁冀说:“这是跋扈将军啊!”(帝少而聪慧,知冀骄横,尝朝群臣,目冀曰:“此跋扈将军也。”《后汉书·梁冀传》)跋扈,就是“霸道,不讲理”的意思,汉语成语“专横跋扈”就来源于此,意思是专断蛮横,任意妄为,蛮不讲理。


小皇帝赏赐给梁冀的“跋扈将军”四个字的称号,显然不是褒奖。当时朝中大员,虽然不乏胸无点墨的混混,梁冀个人虽然仅有写几个字的文化水准,但是,他们最基本的文字水平和理解能力还是有的,他们显然心知肚明这四个字的含义,无非是说梁冀在权力方面太任性了,太“拿皇帝不当干部”了。


梁冀气得咬牙切齿,当晚就将小皇帝“潜行鸩弑”(《后汉书》卷六《孝质帝纪》),派亲信把毒酒加在汤面里让汉质帝吃。毒性很快发作,汉质帝派人急速传召太尉李固。李固进宫,询问质帝得病的来由。质帝还能讲话,说:“朕吃过汤饼,现在觉得腹中堵闷,给朕水喝,朕还能活。”梁冀这时也站在旁边,阻止说:“恐怕呕吐,不能喝水。”汉质帝就这样驾崩了。李固伏到质帝的尸体上号哭,并弹劾侍候质帝的御医。梁冀担心会泄露下毒的真相,对李固非常痛恨,于是设计陷害李固和前太尉杜乔,这一招梁冀在地方官任上就已经操练得很熟了,由此海内个个嗟叹,人人自危。


贪得无厌   


汉质帝被毒死之后,梁冀又从皇族里挑选了一个接班人刘志,这就是汉桓帝。汉桓帝年龄稍大点,十五岁了,懂得明哲保身,对梁冀的专横跋扈忍让纵容,还不断给他加官晋爵。梁冀的食邑达到了三万户,大将军府的官员人数比三公的人数还多一倍,他的两个弟弟、一个儿子也都被封为万户侯。梁冀一家前后有七人被封侯,三人做了皇后,六人做了贵人,出了两个大将军,夫人、女儿中有七人享有食邑,三人娶了公主,其他官至卿、将、尹、校的有五十七人。


梁冀在外嚣张跋扈,但是特别惧内,他的妻子孙寿也不是一个“善茬”,要为自己的娘家人争取利益,梁冀一一照办,让一批孙氏宗亲冒用梁姓,分别委以重任:侍中、校尉、郡守、长史等等,前后十余人。更为可笑的是,夫妻二人展开了腐败竞赛,梁冀大建馆舍,孙氏也要对街为宅,互相竞赛,这实在是旷古奇闻。


《左传》中讲:“贪婪无厌,忿类无期。”(《昭公二十八年》)意思是说,贪心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脾气一任性就没有止境。梁冀恰恰就是这样的一个不知满足的人。汉桓帝为了安抚他,专门召集公卿,讨论梁冀的待遇问题,特意给他颁布了四条特殊待遇:一是上朝可佩剑,不用快步走,也不用通报姓名;二是增加封邑;三是增加赏赐;四是朝会之时另设专座,独占一席,不与其他人等一齐。


即使这样,梁冀还嫌礼遇太薄,很不高兴(冀犹以所奏礼薄,意不悦。《后汉书·梁冀传》)。


强取豪夺   


权力无限膨胀,没有任何的限制,趋炎附势者也络绎不绝,四方进贡的物品,都是先送到梁冀那里,他挑剩下了的,才给皇帝。又派遣人员,出塞出国,寻求异物,所过之处,巧取豪夺。大兴圈地运动,将洛阳近郊的民田全部霸占,作为私家园林。


大凡生活腐化的人,都有自己的癖好。梁冀不是嫦娥,却喜欢兔子,专门建造一个兔苑,命令各地交纳兔子。他还在兔子身上烙上记号,谁要是伤害梁家兔苑里的兔子,就犯死罪。有个西域到洛阳来的商人不知道这个禁令,打死了一只兔子。为了这件案子,竟株连了十多个人丢了性命。家大业大,奴婢不够用,就抓良家子女充当,逼良为奴,还称之为“自卖人”,意思是他们自愿卖给梁家的。他还派人去调查有钱的人家,把富人抓来,随便给他一个罪名,叫他拿出钱来赎罪,出钱少的就办死罪。有个叫孙奋的人很有钱财。梁冀送给他一匹马,向他借钱五千万。孙奋被他逼得没办法,给了他三千万。梁冀嫌少,他吩咐官府把孙奋抓去,诬说孙奋的母亲是他们家逃出来的奴婢,偷去大量珍珠、金子,都要追还。孙奋不肯承认,就被官府活活打死,财产全给没收了。


恶贯满盈   


梁冀在位二十多年,没有人敢违抗他的命令,皇帝也不敢,大权旁落,什么事都不能过问,形同傀儡。即使这样,梁冀仍然不满足。汉桓帝最终忍无可忍,借宦官之力,发动御林军,突袭梁冀。梁冀夫妻自杀。


《尚书·泰誓》中说:“商罪贯盈,天命诛之。”意思是讲,商纣王荒淫无道,作恶多端,不知死活,他的罪过就像串钱的绳子,已经穿到头了,所以,老天爷命令我杀掉他。这就是成语“恶贯满盈”的来历。梁冀有权任性,最终覆亡,完全配得上“恶贯满盈”这四个字。


梁冀死后,汉桓帝清理追随梁氏为虎作伥者,梁氏、孙氏皆弃市,被牵连罢免的官员三百多人,以致朝廷的官员一下子全空了。从梁家抄没的财货,折合“三十余万万”,三十个亿,相当于当时全国一半的租税。这的确是只大老虎。



在腐败形成的三个要素中,财物、欲望都是自然属性,唯有权力属于社会属性,也就是腐败产生最根本的因素。权力失去制约,必然滋生腐败,这是毫无疑问的,所以必须将其关进“笼子”,约束它的“性子”,不可使其任性。

【作者版权所有,微说整理发布】

周海滨官方微信公号


每个人都可以有姿态地说


 

有不一样的发现

0
上一篇 << 祁厅长红啦!寒门奋斗招口水无数,人…      下一篇 >> 2017年最佳微小说,看完久久不能平…
 
0 条评论 /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

关于博主

周海滨

國政出身,時政財經媒體人,口述历史专栏作者,著有《家国光影——12位开国元勋后人讲述往事与现实》等。 邮箱:6144756@qq.com

博文相关

凤凰博报微信